八路中文 > 科幻小说 > 你很强但现在是我的了 > 第397章 未婚妻是我?

你很强但现在是我的了 第397章 未婚妻是我?

你很强但现在是我的了由八路中文(m.txtproperties.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哒,哒,哒。
    刚洗完澡的乐语轻敲桌面,他什么事都没做,什么事都没想,坐在书桌前发呆,就像一只累坏的社畜在喘息——事实上,他今天的工作量跟社畜没分别,先是中午被一群学生围着,下午在颜伊的研究室里步步惊心,傍晚又跟涅若去伏击千面。
    明明只是寻常的一天,却像是过了十几章一样。
    叮。
    在怀表的时针与分针构成120°角时,桌面上的金属徽章发出一声脆响,乐语在徽章上面点了三下,开口道:“晚上好,音。”
    徽章响起金属的声音:
    “这可没什么值得恭喜的,我也没想到执剑人居然会将积分公示出来,现在我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说不定其他剑鞘已经在密谋如何对付我了,有没有其他剑鞘找到你商量怎么踢我出局?”
    “能获得瞬灭者的认可,我很荣幸。”乐语笑道:“如果我能成为你最后一位铳口亡魂,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然呢?难道我说自己天下第一,音你洗好身子老老实实当我的工具人,等我利用你搞定其他剑鞘,最后就会将你兔死狗烹吗?”乐语道:“如果大家只能说实话,那这个世界也太丑陋了。”
    对方沉默片刻,回道:
    “好吧。”乐语拍了一下手:“虽然你大概率不会被我蒙蔽,但如果我天天说,日日说,说不定你真的相信我只是抱你大腿的弱小挂件呢?反正只是随便说一下,万一有效了,这收益可太高了。”
    对方煞有其事地说道:
    “嗯,听起来有那股学霸与学神互吹的感觉了,但还是不够。我跟你说,其实这次全知之眼只是运气好,下次比赛我们肯定就不行了,水云宫哪有可能当皇帝,说不定我们两个齐齐去工地帮茶欢盖厕所去了……”
    “音,”乐语忽然说道:“我今天去找了颜伊。”
    金属声音戛然而止,对方所有情绪汇聚成一个字:
    “我只能确认,这副心相印无线电道具,的确是出自颜伊的工作室。但颜伊并没有暴露你的存在,只是说卖给了一个蒙面人——颜伊受到茶欢保护,我能得到的情报,也仅仅到这一点为止。”
    “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件事,也不知道你刚才那一声‘小子’,究竟是不小心说漏嘴的情报,还是故意挖出来留给我绞尽脑汁思考的坑。但我还是将我的所作所为主动告诉你。我并不是那种喜欢玩文字试探游戏的聪明人,每晚八点跟你的闲聊,也算是我为数不多的娱乐,我不想让工作玷污我的乐趣。”
    金属徽章回道:
    “总而言之——”当乐语说出这个总结语是就代表他不想讲道理了:“我对你的调查到此为止,除非你日后暴露出更多破绽,否则我不会再主动追寻你。”
    “我当然知道这种承诺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音你也要明白:我害怕你。”乐语说道:“七位剑鞘里,你的杀伤力是最强大的,没有人能承受得了你的一颗铳弹。更可怕的是,你对所有人都是未知。”
    “疯脸涅若,不可怕。”
    “未知的你,最可怕。”
    “这就是我去找颜伊的原因,哪怕仅仅是能间接多了解你一点点,对我都是莫大的安慰。”
    乐语喝了口蜜糖五花茶,悠悠说道:“其实我心里有几个怀疑人选,按照计划,我应该在每晚的聊天通过言语试探出你的现实信息,从怀疑对象里寻找出最可能是你的人。”
    徽章响起。
    “是懒。”
    乐语说道:“虽然我也不是做不到,在言语情报战里套取你的信息,根据你的反应进行调整,描写你的性格模型——但这都太麻烦了。我堂堂一位银血资本家,居然沦落到晚上都得加班的地步?这难道就是我要的生活吗?我活着就是为了给水云宫压榨吗?”
    徽章反问:
    “当然不是!如果活着就是要受人压榨,那我为什么要便宜外人,不便宜我未婚妻啊?”
    对方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我跟荆正威的关系清清白白,我的身子纯洁无瑕,荆正威刚正不阿,你可别含屎喷人!”
    “不告诉你。“
    “额……”乐语想了想,只好老实说道:“其实吧,如果我们要在一起,还需要跨越许多难关——譬如让她接受我。”
    虽然将秘密都憋在心里并不会令自己产生抑郁情绪,但乐语依然有向人倾诉的欲望——而音就是一个不错的对象,她就跟网友差不多,乐语连‘我有个朋友’这个主语都省了。
    乐语其实到现在为止都拿不准青岚的态度,虽然说已经用进行铺垫了,但当她高高兴兴来到炎京,迎接她却是红发琴乐阴,她怕不是能瞬间脑补几十万字的的虐恋情深。
    不到见面那一刻,乐语都不知道青岚是否能接受自己的伴侣未来可能会拥有不同的尺寸。
    金属徽章沉默了好一会:
    “也不是单方面,至少她没反对嘛!”乐语朝自己打气:“只是现在距离有一点远,但我接下来会努力的!”
    “是啊!”死替送的老婆,当然属于意外。
    “当然!”
    “全中!”乐语扬了扬眉毛,旋即释然:“哼,语言诱导的把戏。其实想想也知道,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当然只会喜欢同样优秀的异性,你这根本不是猜,只是简单的推理。”
    音沉默了好一会:
    “真的啊!聊天还要试探来试探去,很费脑子的,成本太高,收益太低,说不定什么时候音你自己就暴露,那我前面的试探不就浪费了。”乐语耸耸肩:“相比起来,跟你聊天才是更重要的事。”
    “像我这样的人,其实根本找不到人聊天。要么是聊不到一起,要么是对方逢迎我,要么是双方各自猜度,与其说是闲聊,还不如说是社交……但音你就不一样了,我不用猜什么,因为我知道你迟早会干掉我。这么说来,除了剑鞘以外,我不需要用脑子聊天的人,恐怕就只有那个衔蝉肥肥了……”
    “而你又是一个聪敏博学的妙人,我说什么你都能迅速吸收学习,甚至能用我的魔法来打败我。我说的事你都感兴趣,你提出的论点也让我有反驳的心思,永远都有聊不完的话题……虽然我觉得这句话有点俗,但用来形容我们两个却是恰到好处——”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乐语说完,却久久得不到回应。
    他看了看金属徽章,心想难道徽章今天没有晒足太阳,所以能量不够,提前断网了?
    还是说那句话实在太俗太尬,‘音’被我尬住了?
    这时候徽章忽然传出响声:
    “哦,那明晚见。”
    乐语将徽章放回铁盒子里,轻舒一口气。
    他其实还是设置了语言陷阱。
    关于颜伊的情报,他透露得太多,那些情报只有颜伊、楼银海、商令仪、宁心媛会知道。如果‘音’真的回头调查,那她极大概率会认为商令仪就是琴乐阴派去的奸细。
    除此以外,他说的都是真心话。不过他之所以忽然主动坦白从宽,除了懒和不希望失去这位沙雕网友外,更因为经过这么多天的交流,乐语早就知道‘音’的偏好。
    简单来说,‘音’更注重态度,而非结果。譬如说电车难题,操控控制杆,救一人还是救五人,‘音’认为无论救哪一方,只要你认真思考下了决断,那都是好的;与之相反是乐语的态度,他拒绝承认自己操纵控制杆,他只是拿着马桶塞子路过的路人。
    假如‘音’是老师,她就是那种只要你承认错误并改正,那她就既往不咎的类型。
    乐语主动承认自己调查过‘音’,便是以此契机进一步示弱,顺带刷一波好感度——我主动认错这么诚实,你是不是该奖励我一朵小红花?
    这世上有一种人,是君子,可以欺之以方。‘音’就是具有这种属性。
    假如乐语没猜错,瞬灭者‘音’,算是被他彻底拿下了。
    哪怕他以后一脚踏五船的事暴露了,只要他诚恳一点,‘音’多半会再信他一次。
    至于乐语为什么这么在意‘音’,除了因为‘音’真的是一位好网友外,更重要是——她强啊!
    要是‘音’也一起伏击千面,千面哪有那么多逼逼的时间,直接被‘音’一铳被崩了!
    在这座皇院内,‘音’就是武柱以下的最强破坏王,半秒之内无法闪避的武者在她看来都是插标卖首之辈。哪怕是乐语这些剑鞘,若是被人牵制行动,一样得被‘音’爆头!
    抱紧这条金大腿,就算赢不了寻剑争位,至少也能苟到决赛圈啊!
    忽然,乐语的项链一阵震动,随机数道信息沿着精神力传递到他脑海里:
    这就是有组织的好处,乐语根本不用听千面瞎几把说,直接跟辉耀四卫汇报一下,钧座就将变体之水的详细情报送过来了。
    不过千面基本也没说慌,她的确是依靠完成别人的愿望来化身他人,只是她没说剂量就谈毒性——根本不是帮一次就行,如果她想要完美变身,恐怕需要帮助多次。
    千面离开之前还欺骗了他们,让乐语和涅若警惕所有好心人,试图让他们畏首畏尾,事实上根本不需要那么在意。
    不过这个魂之挽歌确实十分强大,虽然说要消耗灵魂碎片,但在碎片消耗殆尽之前,千面就是无敌的。
    乐语通过奈瑟之心回了句,忽然又收到一条信息。
    流言?什么流言?
    乐语微微一怔,旋即意识到什么。
    ……
    ……
    另外一边,女教师宿舍内,穿着睡裙的宁心媛将金属徽章塞进铁盒子里,然后抱着铁盒子躺在床上滚来滚去,双腿夹紧,脸色俏红。
    琴乐阴到底是不是认准我就是‘音’了?
    如果是,但我没暴露出任何破绽啊!
    但如果不是……
    宁心媛回忆起琴乐阴对未婚妻的讲述:因为意外认识,漂亮,事业有成,单方面视为未婚妻,对方还没接受琴乐阴,双方目前的距离有点远……
    不会吧!
    只是下午在明双鲤面前迫于无奈演了一场戏,晚上琴乐阴就将我视为未婚妻了?
    但这些描述,无论宁心媛怎么想都是自己啊!
    根据情报,琴乐阴身边根本没这样的人!
    除非他说的是荆正威。
    那琴乐阴为什么主动坦白,又说不再追寻‘音’?
    宁心媛猛地坐起来——主动坦白,并不是说‘他找不到音’,而是说‘他已经找到了’;不再追寻‘音’,其实是先抑后扬,琴乐阴的确不追寻‘音’,但会光明正大追求自己!
    肯定是这样,他这个人最喜欢玩这种无聊的文字游戏!
    怎么办,怎么办,要拒绝吗……
    就在宁心媛心乱如麻的时候,外面响起敲门声。她过去开了一条门缝,看见俏丽的颜伊站在门前。
    “姐,”颜伊端庄地说道:“下午我们聊得教学问题,我还有一点疑问想继续向你请教……”
    但宁心媛现在根本没有‘教学’的心情,“我要洗澡了,明天吧。”
    看着面前关上的房门,颜伊呆住了。
    几秒种后,或许是源自女人的敏锐直觉,她莫名其妙冒出一个想法——
    姐,想出轨了。
    手机站:

八路中文(m.txtproperties.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你很强但现在是我的了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txtproperti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