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 其他小说 > 白夜浮生录 > 第一百五十八回:无计所奈

白夜浮生录 第一百五十八回:无计所奈

白夜浮生录由八路中文(m.txtproperties.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柳声寒一直在身上摸索着,此时似乎终于找到了什么,握着拳抓出来,摊开手掌。三个人不约而同看了过去,她手上的药丸有些眼熟。
    “这是……百花丸?你也有这东西?”
    柳声寒点点头。
    “我终归是个药师……虽是权宜之计,也能为我们争取时间。”
    这正是祈焕当时在夜叉出没的海边,分给两位同伴遮蔽气息的丸药。它比当初他手里的大一圈,柳声寒的指甲也长,动作小心,掰出的几乎是均等的四个小块儿。即使在此刻危急关头,祈焕也不由得瞄了一眼白涯。他可仍是耿耿于怀白涯捏成粉的那一角小药丸呢。白涯也不知是真没想起来,还是故意当没看见。
    天狗安静了一些,它似乎已经爬了起来,在漫无目的地踱步,挤破裂隙,撞碎山石,撼动草木,堵塞河流。它离他们好像更近了。他们都了解百花丸的作用,连忙各自从柳声寒手里拿过一瓣,伸着脖子,急急干咽下去。
    做完这一切,他们才敢从山石的阴影里小心地探出头。
    夜色中,一匹身形庞大的野兽凛然而立,遮天蔽月。这天狗的形貌像一头毛发虬结的饿狼,却有一对漆黑的翅膀,拢在耸起的肩胛后。它们偶尔舒展开时,几名小小人类眼前便一片黑暗。它的脑袋看起来格外巨大,头颅中线的骨脊凸出,深凹的眼眶里映射出暗红的光,照出口鼻部生着的鹰喙,直裂到耳根。
    月亮已经挂上天空,与眼前硕大无朋的怪物相比,它小得可怜,连一张饼都不如。当天狗抬起头,嘴吻的轮廓凑近时,月轮就像它唾手可得的一小团食物。天狗食月的传说中夸张荒诞的画面,此时就这样真实地呈现在他们面前,在这座遭了天灾般一片狼藉的食月山上。
    这头巨兽低下头,在山脉上粗暴地到处嗅闻。它一直在绕着他们的方位兜兜转转,看得人冷汗直冒。更糟糕的是,它与他们之间的距离在缩短,似乎被发现也不过是时间早晚。
    随着天狗的接近,祈焕感到,先前古怪的感觉再度加强了。他听见了许许多多模糊的人声,有小皇子的,还有其他人。更令他震惊的是,他感受到了天狗的意识——即使他不去看,不去听,心里也清楚地知道它在哪里,如同黑夜里有一团炫目的光,一个人隔着眼皮也能感知到它。这种联结令他想起蓝珀作用下,他与友人们心意相通。相较而言,他不知道天狗在想什么,却像在冥冥之中与它产生了一定的共情,能捕捉到零星的意图。
    比如此刻,他莫名地知道,天狗发现了某一样十分重要的东西。它不是为了猎杀或进食,单纯是想要找到这个存在。祈焕紧紧闭着眼睛,试图感受更多。倘若天狗不是冲着他们来的,是不是还有机会逃出生天?
    黑暗中,一声鸟鸣在头顶幽幽落下。
    祈焕和友人们一样惊得仰起头。天上黑沉沉的,什么也看不到。
    可天狗就像听到了什么信号,蓦然扑了过来。以它的身量,这不过是几步之遥。
    “跑,快跑!”
    他们踉跄着逃离,身后哗啦啦一片响动,轰隆,巨石被天狗轻易掀翻,一巴掌拍开。它仰头怒吼,蹬踏一地砂石狂奔过来。祈焕毛骨悚然,直觉提醒着他,危险即将降临前方。来不及犹豫,他脚下急刹,赶着友人们朝另一边去:
    “往那边跑——信我!”
    没跑两步,天狗轰然扑中了他们方才前冲的方向,震得四人差点扑在地上。它愤怒地大叫起来,可庞大的身体转向不灵,等它调整过来,他们已又奔出一段距离。
    人声和来自天狗的怒意,重重包裹着祈焕。祈焕不知该如何形容,这些感受远超过个体所能拥有的量,起初令他呼吸困难。等逐渐适应后,就像是多出了许多双眼、许多只耳,拓宽了他的精神所能感知的范围,也让先前朦胧的感觉变得清晰起来。
    在某一刻,一个意念划过。它似乎闪现了很多遍,而这一次,祈焕终于抓住了它。
    木雕。
    在天狗的意识中,它感受到的吸引,来自于自己手上的木雕。它被抓在祈焕手里,就像只萤火虫摇摇晃晃地飞着,而这天狗致力于扑住它。
    无数的意志还在喧嚣,在它们的引导下,祈焕有了个隐约的推测。他抖着手唤出一个纸人,它抓着木雕朝反向飞去——天狗不为所动。
    祈焕的感知里能读出,它不再看得见光芒闪烁般引人瞩目的木雕了。取而代之的是四周具体的景象,和四个侵入它领地的人类。赶在它为失去目标而愤怒,进而拿他们泄愤前,祈焕及时将它的目标抓回了手上。他感到天狗迷惑了一瞬,随即又继续锲而不舍地追来了。它的吐息化作灼热的狂风,撞得他们后背生疼。
    祈焕完全懂了。
    木雕最为吸引天狗注意,有了它,天狗甚至能丢下他们这些渺小的凡人。然而,只有当木雕被活人拿在手里,天狗才能“看”得到它。
    白涯眼尖,方才就看到祈焕举止有些异样。这会儿,他看见祈焕一边跑,一边解着缠绕在手上的布条。他曾一直以为,这是类似于习武之人保护双手的习惯,直到今日才发现事情远没有那样简单。
    随着细布散开,有微光从祈焕手部透出来。他受了伤,布的边缘与皮肤都沾了血,却还有其它东西印在他手上。在又一次变向躲开天狗后,白涯一把抓住了祈焕手腕:书仓网
    “你这些是什么——这是,妖纹!?”
    另外二人也被吸引了注意。现在他们都能看清,祈焕手背上蜿蜒爬满了奇怪的纹络,如同青筋编织的网络,却绝不似人类的血管应有的分布。
    “妖纹?”君傲颜调整着呼吸大声问,“那是什么?”
    “人与妖,若结下契约,留下的痕迹便是妖纹……那是不平等的契约,人接受妖怪的力量,却受妖怪支配。但是——白少侠,少安毋躁。这不是妖纹。”
    只是柳声寒也不知道,这到底该算什么。她托起祈焕的手匆匆一瞥,在此时紧急的情势下,一时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你们。”祈焕终于开口了,比起往日,他平静得可怕,白涯不祥地想起他被龙撞裂胸腔垂死的时候,“我有很多事……还没来得及说。我答应过会告诉你们,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过,眼下的情况,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我去引开天狗,它一定会追着我来。你们先跑。”
    “你怎么知道——你怎么办?”
    “我知道该怎么办,有人教我。你们快走——走啊!”
    他知道该怎么办……他知道的,只有这一个办法。
    于是祈焕猛地甩开白涯,一往无前,冲向了裂谷的方向。人影在山崖边缘跃起,几乎没有上升的过程,便如流星坠入谷中。
    天狗庞大的黑影紧随其后,一头扎了下去。
    地面再度被撼动。这感觉与先前有所不同,之前只是山的表面被扰乱,被打碎,此刻整座山体本身都在动摇,在缓慢而坚定地合拢,像要把天狗重新关进牢笼。可这移动并不平稳,他们惊恐地意识到,崩碎的山岩越来越多,仿佛有双无形的大手,将它们挤压掰碎,大块大块地填进裂谷。可以预见,这种裂变很快就会蔓延到他们的立足之地。
    纵使白涯心志坚定,也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他死死盯着裂谷的方向,目眦欲裂。连番变故,牺牲了友人仍逃生无门,他们一个个都要白死在这儿吗?就算面对天狗,他们还能拼死一搏,多少咬下块肉来,可这样的天地之威,人力该如何对抗?
    “白少侠,上来!”
    柳声寒在身后喊。
    他一扭头,一片巨大的、血红的羽毛,悬浮在及腰的高度轻颤。白涯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脚下一步不敢慢,跃上这奇异的载具,心思急转:
    “这是你……画出来的?你哪里来的颜料,刚才……”
    刚才为什么不做点什么——这话太像责备,太过尖锐。白涯硬生生咽了回去。
    “先前碰到祈公子手的时候,我沾到了一点儿血。”柳声寒疲惫地解释,手中的画笔不停,凭空生风托起三人,“只有一点点……除了此刻带我们逃离这里,其它的,什么也做不了……为他祈祷吧。”
    一只硕大的鸟儿挥舞双翼,离食月山越飞越远。两支金色的长羽在它尾部飘摇,它的主体和浓厚的夜色一般漆黑,却有一层淡淡的红笼在毛羽的表层。
    它盘旋着,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什么。最终,它在一处高耸陡崖上看到了一个怪异的人影。那人形的轮廓边,支棱出扭曲的肢节。
    缒乌长身而立,眺望着远方山崩地陷的风景,背在身后的手掐着诀。身边传来翅膀拍打的声音,等落到地上,已化作人的脚步声。他没有转向对方,反倒抬起自己捻诀的手看了看,闲闲地说:
    “这拢山诀,倒是好用得很。”
    “现在他们凶多吉少了。天狗与山崩,弱小的人类一个也受不了。”陵歌冷冷地说,她走上前,也将目光投向食月山的方向,“虽然我不会蠢到相信,你有好心到为我设计这一切,但你的确帮了我。”
    “不必言谢,我心里有数。毕竟,我可不敢保证,你的仇人们到底死了几个。蝼蚁有蝼蚁的生存之道,虫豸力量孱弱,生命力可顽强得很。”
    “你还真是看好他们。”

八路中文(m.txtproperties.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白夜浮生录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txtproperti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