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 玄幻魔法 > 行走的神明 > 第五百三十五章 答案

行走的神明 第五百三十五章 答案

行走的神明由八路中文(m.txtproperties.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公元2017年初春西湖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午后的湖畔公园鲜有人往来,淅淅沥沥的春雨迷迷蒙蒙洒落,蕴养苍生润泽大地。湖面上漾开一圈又一圈水晕,小小的、密集的。
    公园僻静一隅的长椅上坐着个一身麻衫长裤的男人,双臂枕于脑后正闭目倾听着又好似在感受着这春雨的绵密温柔。
    安静极了,除了雨水嘀嘀嗒嗒,没有别的声响。此时若有人驻足观望便会发觉于这个男人的身体上覆着一层比细雨还朦胧、比水汽还微弱的白光。而仔细看,其实那也并不是白光,不过是雨水溅在一层无形气浪上形成的雾态效果。
    远处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随着这欢快的笑声,他缓缓睁开眼看过去,便见两个女孩一前一后奔跑在绵密的细雨中,双双拿手盖在头顶好似生怕雨水沾湿了她们的一头青丝。
    男人站起身伸出一只手用手指在空气中勾勒了个圆,随后这个男人便突然消失在了这个僻静的公园一隅。无人行过亦无人看到,一切好似从未发生过…
    “回来啦。”
    雨仍在漫不经心地下着,一处线条简约古朴雅致的院落里,一座八角六柱黛瓦顶的廊台里坐着一个正在烹茶的男人。
    见到突然凭空出现在眼前的那个麻衫男子,他好似是早已习惯了,招呼了一声动也没动,仍是撑着一拳抵在左颊等着那把刻有‘坐听松涛起’的古壶里传来松涛声。
    “嗯,出去走了走,何时到来?”突然出现的白色麻衫男子走进廊台盘身坐下看了眼那正在烹茶的男子。那男子一头浓密的发头微卷偏长,极慵懒地松散着搭在肩头。
    “坐下不久,江南春天雨水多,今天还有点寒意,这天最合适喝热茶,顺便给你捎点古树红。”
    “乔子夜,茶行可是很闲?如此下去,积攒了两千年的家当不知是否够你赔本啊!”
    “看你说的,扶苏你真是什么都好,就是太抠门、太傲骄、太不懂人情世故,还有啥,呃,让我想想…”卷发名为乔子夜的男人掰着手指在那使劲琢磨,而白麻衫的扶苏则笑了笑摇摇头懒去理会他。
    “易武可有消息传来?”扶苏收起白光,接过乔子夜递过来的茶盏轻吹一气。
    “已经派人往刮风寨去了,蒙毅这几天该会有消息。”子夜饮空一盏很自然地回答道,全然忘却了先前还在揶揄对方。
    扶苏点点头,也不再说话,两人均静静地饮着茶坐听雨声水沸松涛声。院落里静谥至极。
    “你俩倒是很悠闲着,发派我去跑腿,大老爷们的也好意思。”
    随着一个清亮的女声,院落抵着山体处的围墙上突然绽出一大团藤蔓,自蔓枝中走出一个少女。
    长发及腰,肤白如雪,看上去约摸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中等个子身材纤细,走路的姿势却豪迈得像个老爷们。手中挎着一只透明水袋,走朝茶海处走来边说道“从虎跑路过顺了些水,换这泡茶吧。”
    乔子夜很识趣地起身过去接过水来,被那足有三十升的重量压得直皱眉。
    “鹭湖情况如何?”扶苏问道。女子一屁股到廊台上,伸手就抢过他的茶盏倒进嘴里咕咚喝完后回答“让白与飞去看了,晚点现跟他联系问问。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办了呢!”
    “哦!”扶苏接过空了的茶盏放回到茶海上,点头应了一声便又不再说话了。
    乔子夜倒腾着换水,女孩往里坐了坐,三人也没再对话,又是一片沉默。
    久久之后,女孩两眼盯着廊台对面空荡荡的院落一角突然说道“我总觉得,那里太空了,弄点什么东西装饰一下?”
    “白大小姐,夜游者大人,您老人家不会是想搬座假山来吧?”
    换好水又团手坐等松涛起的乔子夜翻了个白眼揶揄道。
    “嗤,没品味,什么假山,真山老娘也能给你搬来。压死你只泼猴!哼”被子夜称为夜游者大人的女孩一脸傲气地回怼过去。
    “来,你给我搬来,压不死我算你的。”
    乔子夜也不知道为何对上这个总是看他不顺眼的夜游者女孩心里总是又不服气又拿她没折,大部分时间都是挨欺负的料,也就只能在嘴上图个痛快。
    话还没说完,女孩一拳头就招呼过来了正中乔子夜胸口,疼得他眦牙裂嘴嘴上仍不忘占个便宜,“没天理啦,谋杀亲夫啦!扶苏你也不管管,唉哟喂啦…”
    扶苏无奈又好笑地看向两人,这真是一对什么样的欢喜冤家,讪讪回了句,“你自己都说谋杀亲夫,我这个外人还管什么。”
    “喂,扶苏,你也帮着这凑不要脸的欺负我!”女孩脸红脖子粗气呼呼地大声嚷着。
    乔子夜揉着胸口唉哟喂地叫唤着,女孩仍在叭啦叭啦数落着被自己揍了一拳还不忘占便宜的死鬼,扶苏只静静望向女孩说的那个有些空荡的院角。
    “你们说,在那儿摆个秋千如何?”扶苏突然问道。
    两个正嬉闹打骂的人听他这一说静了下来,齐齐望向那处显得有些空落落的院角,突然觉得好像那儿就应该摆个秋千…
    …夜晚,下了一整天的春雨仍未停。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润庐。这个名字是扶苏自己取的。偏僻安静、可眺湖光山色,远离尘世纷扰,极好。这春雨不歇的夜晚,最是好梦时分…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一个旖旎、美好的梦,一个让他在梦中不自觉笑出声又默然落下泪来的梦,一个在他醒来之后却再也想不起来的梦!梦里,好像曾出现过一个身影、一张灿烂的、明朗的笑颜…
    洗灵河来讯,轿子雪山之行未有多少收获‘生门’的线索却就此又断了。
    蒙毅回来了,扶苏决定不再让这个好不容易、机缘巧合寻回的兄弟再奔波四方,两人就此在润庐渡过了一段静谥、轻松的时光。
    转眼,入夏。也都早习惯了岁月悠悠、春走夏至,时间之于他们也并没有太大的意义。而作为凡人之躯的乔子夜却突然病倒了,也没太严重扶苏抬手便可为他驱走入体的风寒,被婉拒了。子夜说这就是凡人该经历的,生老病死之于他而言不过是一段又一段的旅途,只不过这段旅途永远没有尽头。
    扶苏与蒙毅兄弟二人虽在人间存活两千多年,却因为各自的原由对这个进程步伐极快的现代世界并没有多少了解。春转入夏的两三个月里,经过夜游者白素璃的悉心调教,他二人总算对一系列高科技产品、通讯工具交通设施等有了一定的了解。
    素儿有自己的职责,闲来无事的扶苏与蒙毅便决定代生病的子夜走一趟皖南茶山。好坏,生意他都是有份的,总不能事事都靠子夜撑着。而且平时看这货的脸色也够够的,一副他二人是吃白饭的即视感。
    人生第一次不用掠飞、瞬身,而是搭乘了那快到令两人咂舌的高铁,没多久便到了目的地。接待的人是一个看上去麻利又实诚的微胖男子,名叫陆亭。两人只管唤他老陆,驱车来到茶山,守山的是一对年迈夫妇敦厚朴实慈祥。
    望着头顶晴朗的天空,扶苏却知道没过一会儿便要下起雨来了。一行三人谢过老夫妇的茶水招待信步上山,行至山腰那微胖的老陆便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这两位城里来的贵客脚力居然比他这惯于爬山的乡下汉还健啊!扶苏笑笑示意他原地休息最好找个能避雨的地儿,老陆不明所以只讷讷点头。
    上到山顶,有一处简陋的凉亭,想来是茶农们耕作辛劳建来以做暂时休息的。
    放眼望去,触目所及绿意盎然,那属于大自然的青草气息与茶树的清香扑鼻而来甚是怡人。夏日午后的雨,如约而至,热烈得比阳光还奔放。
    站在亭子里,扶苏与蒙毅两人静静伫足眺目远望。远处的城市、近处的茶山,沟壑阡陌纵横交织,道路上有车辆驰过、乡间有农人耕作,一切自然而完满。扶苏看向一处凹陷的山坳,怔怔出神。
    那里,似乎缺少了些什么!可,能缺少什么呢?他突然转头,身后只有坐靠在凉亭一角的蒙毅再无别人。没有任何飞禽走兽经过,也没有…没有什么呢?他有些失神,眼底划过一丝连他自己都无法体会的失落。
    老陆安排的晚餐很舒适,就在查家村旁的农家乐。乡野总是乐趣多,虽没有太多游客但还是不乏那些从就近城市里赶来尝鲜的食客。小小的店子依水搭出一片,基本都坐满了人。扶苏三人挨着溪畔的小桌坐下,老陆安排好菜色后便就坐下开始介绍这查家村的历史与名人轶事以及一些乡间怪谈异志等八卦…
    心头总有一处感觉空落落的。扶苏始终有些游离于方寸画外,有一搭没一耳地听着,倒是蒙毅饶有兴趣地与老陆聊几句。此时,旁桌临座的两个男人引起了扶苏的注意。
    或者不能说是他注意到了那两人,而是对方时而会看向他令他有了丝奇怪罢了。他转头看过去,便见对方二人将目光收回后看向了溪对面的一处…
    晚餐结束后,老陆热情地邀请两人散步游看查家村。行到一处祠堂,扶苏顿住脚步,只听得祠堂里似有女子说话声。他好奇的抬腿跨过高高的门槛,进到祠堂里去。
    一个身影自堂侧的小房间里行出,当她看到老陆时没好气地嗔怪说了句“死胖子大半夜的吓死个人啊!”老陆赔了个笑脸“唉哟,我说谁哩,虹姐啊,你怎的在这嘞?不是那个小姑娘看着的嘛!”
    女子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妇人,伸手拔开一旁的开关,瞬间灯火通明照得整个祠堂亮堂堂。
    “噫”
    妇人看了眼已经顾自走进祠堂内厅的扶苏,继而朝老陆使劲眨眼,老陆一张丰满富态的脸机灵地一抖跟着妇人走到一旁。
    “可别在外人面前说这事,可邪了门了啊,那姑娘东西都在人就不见了,这没亲没眷的打小就在我们村里头吃百家饭长结果人就突然没影了。
    头两天啊,东婶过来收门票钱结果小妮就不见了,床边上还有一套衣服掉在地上。我也没见着,反正东婶说得可吓人了涅。”
    “不应该啊,那姑娘不挺好的嘛,老老实实本本份份的,这是卷了门票钱跑了?”
    老陆不停摇头觉得不可思议,不太相信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在这个质朴的小村落里。
    “嘘,嘘,别吵。钱没少都在抽屉里放着的,就是人不见了。什么东西都没带走!
    听东婶说小妮平时戴在脖子上的一个坠子就掉在地上,呶,就在里头桌子上放着呢。听说是她妈留给她的遗物涅…
    我跟你说啊,老陆,我今天刚过来看祠堂,这天黑了吧就觉得有点吓人阴森森的。明天我可不来了,给钱也不来…”
    就在妇人与老陆悄声私语之时,扶苏与蒙毅两人已顾自绕祠堂走了一圈来到后院。院角栽着一丛竹子,长势可喜茂密嫩绿。
    扶苏看向那处竹丛,愣怔了会儿,天空突然飘落起雨丝来。夏夜暑气未褪,而这场突来的雨水洒落之后热气不减反增,地面被雨水浸润后温度迅速在院内扩散开来。
    “怎么了?”蒙毅溜哒了一圈并未觉有何新奇之处,只见扶苏怔在院子里任雨水淋湿也没有一丝反应有些奇怪问道。
    摇摇头,扶苏突然抬头望向正坠下雨丝的天空,心头一片空落落的虚无感没来由生起。
    回到前厅,那个絮叨八卦的妇人仍在继续向老陆倒苦水,老陆一见两位贵客立马迎了上去。扶苏看了看旁边开着灯的小屋,突然说了句“可以进去看看吗?”
    老陆有些诧异,眨了眨眼转向看向那个妇人征求她的意见。妇人也没所谓本就不是她的居所,爱看看嘛。
    一脚踏入屋内,幽幽的花草清香味充斥萦绕于鼻尖。不浓烈已经极为浅淡了,只好似恋枝的叶子久久不肯离去。
    屋内干干净净,四壁挂着一幅幅笔触简单却又极有天赋的画作。
    有茶山、有村落,有田园风光、落霞缤纷,有乡间野狗、孤枝飞鸟,还有一些人物素描,其中以守茶山的那对老夫妇的肖像居多。
    扶苏一张画一张画看过去,只觉得心头那空洞的感觉被一点一点填补着。唇畔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而这个笑容是他自己也未发觉的。
    “这些画是谁画的?”边看着画边问道。一旁老陆立马答道“哦,是原来住在这里看祠堂的一个小姑娘画的。”“哦…”拖着长长的尾音应了一声,继续注目画作。
    斗室内依墙挂的看完之后,发现床畔简单的老式木桌上还有一张。
    那是一张只绘了一双眉眼的素描,只一眼,扶苏便被深深吸引了。
    画中人眉如远山,既清丽又朦胧;眼如满月,又似含着万点星辰,圆润中透着一股坚毅的韧劲。看似廖廖的落笔却传神地描绘出了这张脸的主人该有多么明媚灿烂!
    只不知,那眉尾的一记黑点是主人原有的一颗浅痣还是不及擦去的铅屑…
    扶苏不自觉地伸出手轻轻触摸着仅绘了一双眉眼的画作上,双手微微的些颤抖。
    他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不自禁地想要去触碰那张根本不存在、连想象都没有依据的面容上。
    而当他的手碰到那双眼时,魂境中千年未曾波动过、如镜般平静的湖面竟微微泛涌起层层叠浪…
    桌子上、画像旁,摆着一枚用最普通的红绳串起的吊坠。并非什么名贵的物什,小小的树叶形状泛着银质首饰特有的柔光。
    为何?为何会有这种微妙的感觉?!
    扶苏微微皱着眉头,只觉得心中那被一点一点填补的空洞突然一瞬间好似坍塌了一般,轰然作响。而这声音只有他自己能听到。塌陷了的心口传来阵阵隐痛,并不强烈很微弱。
    我来过这里吗?不,没有。画中的人是谁?这眉目不曾见到过,两千年岁月里都不曾看到过这样的一双眼。可是…可是为何总觉得这样的,这样的…
    不,不是熟悉。扶苏摇摇头,心口的隐痛持续未歇。并不是觉得画中人的眉目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而是一种怪异的无法抗拒的归宿感!就好像他渡过那漫长的两千年岁月最终为的就是等到拥有这双眉眼的人。
    “她在哪?”扶苏头也没回依然盯着画作轻声问道。
    老陆与妇人面面相觑,有些莫名其妙只觉得这位贵客实在奇怪极了。却也不好不去回应“哦,这小姑娘…那个,前几天走了。”
    走了?!扶苏终于转头,而这一转头却令连蒙毅在内的三人均看呆在原地,张着合不拢的嘴。
    他好似反应过来了,终于发现满脸微凉湿润。别过脸去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胸膛里鼻翼充斥的均是那股花草清香。声音却有些微颤“走了?”
    老陆回过神来清了清嗓子有些不自在地答道:“呃,是这样,听村里人说前几天那姑娘突然就走了。
    可能去大城市找工作了吧,毕竟这小村子里看个祠堂就只管饭也没什么收入。
    那姑娘也二十岁了,我们这些乡下小地方大部分孩子都爱往大城市跑。
    机遇多嘛也好挣钱,总比在这儿守着强。对,吧?”
    老陆编瞎话越说越没底气,但这个解释很合理,已经对现在的世间有更多了解的扶苏没再说话。
    只呆愣地站了会儿,突然拔腿走出祠堂。夜雨中,面色冷峻地盯着横亘于祠堂与农家乐之间的石滩。不宽,至多十余米,淙淙流水与雨声混在一处,夜归的村人三三两两走在架于石滩上连接两端的石桥…
    不对!刚刚明明有两股灵力在外间出现,这么快便消失了?
    蒙毅快步跟出来,拧着两道刚直的大刀眉不明所以。
    扶苏又摇摇头,望向夜雨迷蒙的石滩与石桥,良久没有一句说话。
    这个夜晚、这个地方,那些微妙的感觉,实在太怪异了。
    怪异得他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神魂迷乱失了志!莫名其妙的泪流满面,现第五百三十五章答案(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在连感知能力都出了错?!!
    …离开这处令他错乱了神魂的小村,老陆驱车载着两位贵客回到酒店后,蒙毅还没来得及问上半句话,金光闪过扶苏消失于房内。
    再踏祠堂。而这一次,扶苏终于清晰地感知到了那一闪即逝的两股灵力。
    “何人?”幕色更深了,夜雨未停。扶苏看着两个伫在石滩旁、祠堂门口的男人。正是在农家乐晚餐时曾不时拿眼看向自己的那二人。
    “你又是谁?”其中一个眉宇清秀有股子书卷气的男人反问道。
    “扶苏,不知两位怎么称呼?”
    “姬戎渊”一身书卷气的男人微微一笑自我介绍,继而挥手示向身旁一脸桀骜不驯的男子“北弥生”…
    最终,扶苏带走了那张仅绘有一双眉眼的画作与那枚树叶形状的银坠。并同时,还交了两个,朋友!
    回到润庐,日子依旧如水平常。蒙毅不时出游远方走过一个又一个国度,每次回来总是兴高采烈地与扶苏说起那些异域风情如何如何。而扶苏也总是耐心地倾听着…
    但不知为何,蒙毅总觉得扶苏变了。而这一点,子夜与素儿也都有所感。
    时常三人在一块儿说说笑笑,便见扶苏独自一人去后院里坐在秋千上仰头望天,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问,亦无用。因为他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只觉得心头好似空了一块,但每每去感受那空着的地方却又给予他一种曾经很充实的错觉。
    充实与空洞,他说不清究竟哪种更多一些。只像两把钝了的挫刀反复于心中拉磨,时而会感到莫名的快乐,转眼又跌进空茫茫的失落中去。
    两个新识的朋友——弥生与戎渊第一次来润庐作客便带来了最好的‘礼物’。当年随手掳来的亡魂、驱使了两千多年的恶灵——蒙恬。
    该抱歉的其实也没什么可抱歉,彼此之间说不上有什么直接的血海深仇,当年种种虽在弥生心中仍有些怨气,但戎渊却真正是个爱读书的,他哪里会不知道那场灭了他们一族的战役与这位公子,与蒙毅兄弟俩都没什么干系呢!那位如今被称为千古一帝的君主也早就不知轮回多少世,又或者早就没入尘埃、化归天地了。
    他们追寻、等候了两千多年无非就是要阿蓢归来,如今,这个念想彻底破灭。盘冥洞中豢养的那个人也没什么用处了,本想着也一并带来交给扶苏处置,然而却被那家伙给逃了。
    前世,毕竟是前世。过去了两千多年,还有什么是化不开、解不了的呢?!
    就算化不开、解不了,又能如何?时光不可能倒回,往事不可追。过去的,随风吧!
    阿蓢彻底消失,弥生与戎渊难过了一段日子,便也放下了。好似所有人都豁达了,而这豁达更多的是无奈。无奈自有郁结,也没有非得要将之解开,只不过每每想来总觉得心头压抑苦闷。
    压抑、苦闷,那便喝酒吧!一醉未必能解千愁,但总能让人得那一时痛快。
    于是乎,弥生、戎渊二人每来润庐作客总会带些好酒,蒙毅、子夜负则备好菜,一院子人对酒当歌舞风弄月的好不快意。
    扶苏不饮酒,每每大家都醉了就独剩下他仍是清醒的。
    知道那个只识得眉眼的画中人是弥生、戎渊前世的亲人,至于是怎么找着的他没去问。此时的他已再无心去寻洗灵河与生门了。蒙恬归来,至于恶灵之身该当如何?这都是慢慢琢磨的事儿了。
    扶苏牵挂着的晨曦,蒙毅心念的安宁…
    命中若能再相逢最好,若遇不上便也就遇不上了。
    喝醉了的弥生信誓旦旦拍胸脯说一准能逮回逃了的赵高那老儿,扶苏笑笑感谢他的一番好意。
    他也说不清,心底好似破了个洞,不时有风呼啸自那缺口处穿过,将一切的一切都卷席一空。
    将那幅只有眉眼的素描放在润庐二楼的一间小房间内,每每午夜梦回他便会起身去推开那扇房门打开台灯,坐在书桌前盯着那双圆润的眼看上许久…
    夏去秋来,正是落叶时分。时常一夜过去后院便铺了一地枯叶断枝,看过去心底顿觉萧索。
    而这种萧索的感觉并不浓烈,只如山腰浅雾、晨间薄霜,隐隐约约好似不存在却又挥不去。
    直到冬雪飘落,扶苏已经久未曾踏出过润庐山头半步了。连同住一处的蒙毅、蒙恬兄弟俩这种糙汉子都已经很明显地察觉到了他那种始终神游的状态,虽说时间之于他们而言并没有太大意义,但如此下去总归不妥。子夜提议去泡温泉,并罗列了世界各地去过没去过的温泉圣地,结果扶苏却选了就近的黄山。
    弥生、戎渊同行,子夜坚持驱车前往,如此才能感受到真正生而为人的平凡美感。一路吃吃喝喝,蒙毅说着刚从网络上学来的、并不好笑的笑话,所有人捧场地笑了。扶苏也笑了。但却没有人觉得他真的在笑。那种表情、那种笑容,就好像一个活着的虚影,不真实,而又无人能将他拖回到现实中来。
    素儿仍是与子夜不对付,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舌枪舌箭非得怼死一个才罢休。结果总是素儿告败,然后以武力反败为胜。弥生和戎渊也都习惯了这两人的相处方式,见怪不怪不掺和,只做好吃瓜群众的本份。
    子夜的安排很是妥帖,温泉之行总得来说还是完满的,惬意舒适。中间发生小小的插曲。
    子夜和素儿这对欢喜冤家发现了一个疑似人鱼的美人,于是戎渊、蒙毅巴巴地跟了过去,还将偷窥美其名曰为猎奇。
    而蒙恬与弥生两人,一个真稳重一个装高冷,均不屑这种八卦便陪着扶苏泡在温泉池子里。
    蒙恬与扶苏的感情自不必说,也不知问过多少次‘你到底怎么了’,而扶苏总是回答‘我也不知道’。
    不清楚、不知道、不明白。人世里有多少这样碌碌茫然的人啊!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去往何方,浑浑噩噩地了了自己的一生。可他是扶苏啊!一个不凡的存在却堕入了埋葬世间许多平凡人的深渊里。
    扶苏摇摇头,说:不,我并不是浑噩,让我再想想,我会想起来的,一定会想起来我到底弄丢了什么!
    …冬去春又来,仍是一年好光景。
    岁月交替更迭,万象澄澈,碧空仍是碧空、山头仍是山头。
    消融的雪化为山间清流,融融暖阳化去萧瑟却化不去扶苏眼底那层不知何时凝结的寒冰。
    扶苏一度笑言迟早会亏得两袖清风的子夜突然宣布要作为一个保护古茶村有功、又经营有方的有为商人随某知名论坛巡回多个城市传授自己的理念与成功之道,前后差不多得离开一个月时间。
    我乔子夜前世也曾做过传道授业解惑的为人师长啊,驾轻就熟、信手拈来。一番自吹自捧的说话被素儿嘲笑了一番。
    蒙毅很是好奇提说跟去长长见识也好对这个世界有更深的了解,素儿在子夜半哄半骗之下半推半就扭扭捏捏地表示说怕他一个人在外头被别人欺负了去。
    话虽不好听,但那份守护的心思无人不知。蒙恬呵呵笑着,心觉这姑娘很是有趣,竟与当年那异族孩子有几分相似。
    扶苏提议蒙恬一同去外面走走看看,而他自己则打算回一趟月光林地看看老朋友们。子夜和素儿深知当年他遁离尘世就是入了林地沉睡,两人忧心不依非得让他一道跟着。
    “放心吧!”扶苏笑了笑“我只是回去看看,你们回来的时候一定能见到我的。蒙大哥刚回来,还有许多话要说呢!”
    “而且,这个世界多美好啊!”
    就像是一句魔力无边的咒语。当众人听到从他口中说出这句话时,心头的忧心便随之消失了。
    无论这个世界对扶苏曾经是何等的残忍,他对这个世界却永远都只有仁慈与温柔。虽然,他从未说过这样直白的话。但他们,都懂!
    众人远行之后,扶苏回到月光林地。
    皎月笼罩的世界里,薄雾浅萦、烟波浩渺,美不胜收。去看盘谷,坐在湖岸旁靠在那硕大的虚影身躯上仰头望月。心中那惴着的隐痛好似得到了片刻停歇,调皮的精灵围绕在他身边吵嚷着让树公子陪它们去玩耍。他挥挥手,去吧去吧你们去玩吧,让我休息会儿。
    精灵们扇动透明的小翅膀拉着小手成串成串从他眼前飞过,飞过丛林,飞去湖对岸。
    皎洁的月光洒在他身上,单薄的白麻衫被微风拂动偶尔飘起落下,落下又被撩起。就像他魂境中的湖面,时有翻动归于平静,平静稍许复又泛起微漾。
    呦呜…一声清亮的鸣叫划破静谥,自远空掠来一抹漂亮的白。
    “布风”他伸手摸了摸白鸟的小脑袋,突然觉得掌心也是空落落的。
    好像,那里曾经有过一种无与伦比的温暖,他从未感受过但却知道,那种触手可及却又不曾在记忆里出现过的感觉。
    呦呜…白鸟用脑袋在他身上蹭了蹭,继而乖巧地窝在他身边伏下身子。
    一人一巨石虚影一鸟只静静地坐在月光之下、湖泽岸旁没有发生出一点声音。
    风吹了不知多久,他撑了撑靠在盘谷‘身’上的后背,突然轻吁一气,布风鸟扭着小脑袋用一边的小眼睛看着他。
    “我到底怎么了?总觉得好像丢失了什么很重要,很重要的…可是我连丢了什么都不知道…”目光空洞地望向湖对岸,在他眼中一切美景都好似并不存在,或许连自己也是不存在的吧!
    呦呜…布风鸟扑愣着翅膀连声清亮鸣叫,长长的尾巴在空中晃动着。
    盘谷缓缓站起它那硕大的身子,睁着唯一的一只眼睛看着扶苏“她”,低沉沙哑的一声。
    扶苏抬头看向盘谷,“什么?”
    “她”
    “谁?”
    “树”
    …两千多年了啊,盘谷,为何你还是没能学会说话呢!
    扶苏无奈地垂落下眼眸,继而又自嘲地笑了笑。呵…连自己都不清楚心中所想,盘谷又怎么会知道呢!…真是,虚无啊!…
    长长地吐出一气,但胸膛里却始终都堆积着说不出、舒不尽的积郁。
    人生除却生死无大事,求而不得谓之苦。死,他已经死过了。爱别离、怨憎会,有吗?有,曾经有。如今都放下了。
    就像眼前这平静无澜的广袤湖泽,风吹涟漪点点波光却再无一丝暗涌。求不得?他还有何可求的呢?本该早就结束的人生却得到了延续,不仅如此还获得了可纵横千里、可救人水火的灵力。还有什么是不满意的呢?!
    如果这样的生命还不足以令人满意,这红尘三万里碌碌凡人又当如何?父亲当年追求的永生之路,此时他不就正走在这条坦途上么!
    可是,为何?为何呢?是从何时开始的?记不清了,只能清晰地感受到心中似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填补他那曾经因为怨憎、求不得而生出的伤痛,而当他将一切前尘往事都放下时那充盈的柔意又突然流逝了。
    他想要寻回那种感觉,但却发现根本无从着手。他不知道那温暖无比的柔意是从何处来的,更不知道要去何处将之寻回。
    他就像一块曾经七零八落的碎片,被一双手将那些残破不堪拼凑完整之后却抽去了其中最重要的一片。
    可他自己却并不知道被抽走的到底是什么!
    风,很轻柔的风,徐徐吹来。天空中突然落下繁花朵朵,那美丽的、粉嫩娇弱的花儿随着微风在空中飞舞。
    他抬头望过去,风之精灵在空中无形无态地卷着繁花,飘来飘去却始终没有落下。他伸出一只手,一朵轻若无物的六瓣粉红浮在掌中。
    咚!心,没来由抽了一记。
    空中传来风之精灵银铃般的笑声,很轻快,就好似从没有过一丝烦恼。是啊,它是风怎么会有烦恼呢?!
    花解语,风解郁。如果,你真的能解开我心中郁结,该有多好?!
    一声叹息。布风鸟在空中展翼盘旋,那些被风精灵戏撩的花儿终于落了下来。
    樱花?
    哦,是了,人间四月天,桃红柳绿怒放时。
    梨落般的樱花纷纷自他头顶舞落,一朵朵或旋转、或幽幽飘落,伸手去接,数朵纷嫩樱红落于掌心。小小的、脆弱的花瓣却带着盛烈的生之气息。
    可是,月光林地并没有樱树,这些缤纷绚烂、隐香萦溢的花儿是哪里来的?
    他不解地睁着茫然的双眼望向天空,月光仍是皎洁温柔,布风上下蹿落好似心中雀跃非常,盘谷搂了搂永远挂在身上的那些水藻发出一声深沉的‘嗯’,风之精灵笑得轻快明亮…
    心念突然闪动。
    是什么在闪动?空中又再洒下落樱缤纷,他不再伸手去接,而是闭上眼静静地、细细地感受那一丝念动。
    他突然有一种感觉,非常强烈又非常淡然。就好像知道将巨石自深谷抛下必然会听到一声轰响。心中笃定的淡然,必有轰响的强烈。
    随这两种极矛盾此时却相融得天衣无缝的情绪自意念中升起,心,突然跳动得强烈起来。
    樱花!找到樱花,他就能找到答案。
    哦,他知道要去哪里找到樱花了。
    他知道了。
    仰着头,冲天空中大声喊道“谢谢你,布风。”
    又对那无形无态的风轻声说了句,“谢谢你。”
    “还有,盘谷,谢谢你。”
    “谢谢你们!谢谢。”金光闪过,皎洁月光下传来阵阵清亮鸟鸣与一个低沉沙哑的笑声…
    他不知道为何这么笃定是这里,但是意念中浮现出的只有这个名字。
    代代木公园,东京。
    来不及掩饰,他的出现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其中犹以那些穿着学生制服的女孩为多。但他顾不上这些,双眼在人群中搜索着,脚步不停往前走去。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但心头有个强烈的感觉告诉他,只要看到,只要看到那个他丢失了的,他一定能一眼认出的。他的心,他的神魂,他的意念,他的一切的一切会帮助他找回他丢失的,那个最重要的…
    人山人海,这个一片粉白嫩红仙境般的世界里堆着来自各地、各种不同肤色的人。然而,在他眼中这些人就像是空气一般,他看不到他们,只看到那如云似绵缀在枝头的樱。
    但他眼中看不到人却是真实存在的,他被人群拥挤到一块儿像一滴汇入海洋的水滴随着茫茫人潮被推到这处、那处…不知道走了多久,穿过了多少人…
    落日映云霞光千里,好似要与这缤纷的人世之景媲美。可他无心去看,只慌张地四野张望着。他害怕,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错过了。就好像这些樱花会在一夜落尽一般…
    霞光即将敛尽,他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他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只知道还没找到,还没有…
    偌大的代代木公园,樱树一万八千多,任何人都不可能在一天之内走遍每处。他慌乱、无措,他害怕、焦灼,他喘着气止步于人潮渐褪的草地上,闭上眼作深长呼吸,定下心神。他不再慌乱,不再无措,不再害怕,不再焦灼,他凝神感受着四处的气息,每一寸每一缕细细地感受着…
    突然,他睁开眼,抬头,并不高的草坡上一个背影刚刚消失。他奔过去,坡道很长不陡。他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长坡上,他伫足停顿。一棵高大的樱树下,那个背影正在底下与一旁的老人说话。他不知道那个背影是谁,但他的心告诉他。找到了!
    呼啸着风声的缺口不见了。他没有丢失亦没有遗忘,他只是在时间里错过了她。而现在,找到了!
    老者离去,落日最后一丝余晖,斜落。背影伸出一只手,树上一朵樱落飘入掌心,她低头嗅了嗅。她缓缓转过身,微风吹过拂起黑发。她轻轻抬头望向他,微微一笑…
    那一天,傍晚的东京出现一道世间最美的彩虹…第五百三十五章答案(2/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八路中文(m.txtproperties.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行走的神明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txtproperties.com